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魔肤]CD(全)
[魔肤]CD(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欧美色图,激情图片,色情图片,亚洲图片,操逼图片,偷拍视频]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魔肤】
 

  字数:44420字
下载次数: 125



 



               (1-1)
 
  无聊地按着遥控器,不停切换电视频道,我换过来换过去,也不知道换了几 百上千次。与平时相比,我今天我回家稍早一些,但奇怪的是妈妈不在家。这种 情况比较少见,通常我回家时,妈妈已早在家里忙碌上了。我一个人待在家里也 没有什么事可干。
 
  「来呀,」我咕噜道,「该找得到个可看的,……」
 
  然而又换了二三十个此前早已换过的频道,我还是找不到感兴趣的电视节目, 最后随便找了个频道,把遥控器顺手仍到一边。
 
  我叫肖恩。劳森,今年16岁,准确地说是还差几个月满16岁。身高5。 
  9英尺,体格健壮,一头褐发,常常因为未加梳理而被妈妈笑话。总之,我 是个英俊普通的男孩。
 
  无聊地又瞄了眼遥控器,犹豫着是不是再拿起遥控器找找有没有值得一看的 东西,就听见一辆福特轿车滑进车道的声音。不用听我就知道是妈妈回来了。车 一停下就看见妈妈下车。
 
  许多家伙都说我妈妈非常漂亮。我妈妈叫莎蓉。劳森,32岁,但看起来至 少要年轻5岁。她金发碧眼,一头披肩秀发十分得体,身高5尺8寸。妈妈一般 都穿高跟鞋,所以看上去比我稍高一点。
 
  与一般父母不一样,妈妈与我的关系十分亲密。这可能归结为妈妈是在读中 学时怀上我,而我父亲在得知妈妈怀孕时立马消失不见的缘故。几乎所有的人都 劝妈妈去打胎,但妈妈仍坚持把我生下来,即使中途缀学也在所不惜。当然,这 也是我们的年龄差距比我的朋友与他们父母之间的差距小得多的原因。也可以说, 妈妈更像我的姐姐,一想到这儿我就觉得很好玩。
 
  不管我们住在哪儿,妈妈都是我们那个街区最「酷」的妈妈。所有的小孩都 喜欢跟我玩,还很羡慕地告诉我说,我有这样的妈妈真是我的福气。虽说我从不 把这些告诉妈妈,但我却同意这说法。
 
  这时,门打开,妈妈走进来,手里拿着个纸盒。妈妈脸上带着兴奋的微笑, 就象在圣诞节的早晨,妈妈要跟我开个玩笑那种笑法。
 
  「在学校过得怎样?」妈妈问道。然后她自己马上又补充说:「噶讷夫人又 象母狗样乱咬人?」
 
  我忍俊不止地笑着点点头。孩子的父母比孩子还讨厌他的老师,这不太寻常。 
  妈妈在读中学时就在噶讷夫人的班上,噶讷夫人给妈妈造成许多糟糕的回忆。 
  「你班上得如何?」我反问道。
 
  「还不错,」妈妈耸耸肩说,「只是莱瑞。哥文斯又来找我。」
 
  我假装糊涂,故意问道:「那你为什么不继续跟他约会?」
 
  妈妈转转眼珠,夸张地用低沉的声调说:「请……请问,」她咬住一根手指, 咯咯笑着继续说,「他老得可以当我爸爸了。」
 
  这有些夸张,但差不多就是这样。我一想到哥文斯先生一副父亲的样子在我 家里走来走去的样子,我就万分讨厌,虽说哥文斯这个家伙并不是个坏蛋。他只 是有时有点……令人厌烦。他是妈妈归为好色之徒的那类家伙。
 
  又等了几分钟,我忍不住问:「又怎么啦?」我狐疑地看着妈妈,*** 那副 表情就象只刚吃了只金丝雀的猫。
 
  看起来妈妈好象要隐瞒着些什么,她望了我一眼耸耸肩。「吃过晚饭再告诉 你。」她笑道。接着她指着厨房问:「你想来削土豆吗?」
 
  我耸耸肩,按*** 要求去削土豆。我喜欢*** 一个理由就是妈妈从不命令我
 去干某个事,而是问我有没有兴趣去做。这也没有什么别的,只是我觉得我是被 人尊重。
 
               (1-2)
 
  象往常一样,我帮着做晚餐,我做的时候,妈妈在一边看着。做完晚餐,我 们吃饭的时候,妈妈说了许多其它的事,但一句也不提她回家时手上拿着的东西。 
  确实,我也不太关心那是什么东西了。另外,我也相信如果真是有什么古怪 的东西的话,妈妈能忍住不说。
 
  吃完晚饭收拾干净桌子,我就焦急地等着妈妈告诉我她的秘密。虽说妈妈在 一个劲地同我开玩笑,但我看得出来,妈妈也急着告诉我她的事。有时我真怀疑 妈妈拿回家的盒子里是什么东西,或者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东西。
 
  「好吧,」妈妈终于可乐地笑着说,「我要讲了。」
 
  妈妈说着就走到门厅去把那个盒子拿进来,放在起居室的咖啡桌上。但并不 打开它。
 
  「那……,」我引导妈妈继续下去,我也感到体内升起强烈的好奇心。通常 我的好奇心并不很强,但今天*** 举动………
 
  「啊……,」*** 语气里透露出一股掩饰不住的兴奋,「我开车去见我的一 个十多年都未见面的朋友。」
 
  我仅点点头随口应道「对」,不知道妈妈要说些什么。
 
  「嗯……,」妈妈继续说,「出乎意外的是她开了一间店出售一些神秘的东 西。」她停了片刻,两眼闪动着诡谲或是兴奋的眼光,……或者两者都有,「长 话短说,……」妈妈拿过盒子,「我从她那儿买了这些非常有趣的东西。」 
  我坐在桌边听妈妈继续说,估摸着妈妈究竟买了些什么东西以至她如此兴奋。 
  我开始担心这些东西会不会令我失望。但,妈妈真的是十分兴奋。
 
  正如我所预料,妈妈最后慢慢打开了盒子,并宣布:「请看!」
 
  边说,妈妈边从盒子里抽出一样东西,这东西晃眼一看就象是件肉色的衣服。 
  当妈妈把它全抽出来时,我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它象是人类的皮肤,或是说 它象件有着人类皮肤和皮肤纹理的一件紧身衣。
 
  「呃……」,我艰难地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件衣服松松地搭在*** 手上,它象是件女人的衣服。它不仅有乳房,还有 象真人一样的金色假发。突然,我觉得它看起来十分……眼熟。
 
  「它们叫『魔肤』。」妈妈笑着宣称。
 
  妈妈将魔肤伸过来凑近我,我感觉一阵气紧。它就象妈妈。从它的脸到它的 发型,完全就是*** 翻版。我凑得够近,这魔肤真的就象是*** 肌肤。它如同真
 的一般,使我着迷,也使我迷茫。
 
  「我真不知道我的朋友是怎样造出它的,」妈妈兴奋地告诉我,轻轻地把魔 肤放到沙发,并从盒子里又抽出一件魔肤来。「但是我知道她世界上唯一能造出 魔肤来的人。」
 
  我难以置信惊奇地看着妈妈新抽出来的魔肤,同时心不在焉地听着妈妈讲话。 
  就象第一件魔肤象妈妈一样,第二件魔肤恰恰象我。这就象是把我的皮肤从 我身上剥下来再放在我的眼前一样。这种视角使人感到十分的怪异。
 
  「那是……」,我艰难地说。
 
  妈妈转而有些严肃地说:「我清楚这些事确实奇怪,但听我说!」
 
  我犹犹豫豫地点头应道:「好吧。」我眼睛仍盯在那两件魔肤上。
 
  「这是特殊的魔肤,」妈妈正而八精地对我说,「非常……非常的特殊。」 
  妈妈停了会儿,使劲地盯着我继续说,「我不知道它们究竟有什么魔法…… 
  或者有什么新兴高技术。我只知道,一旦你穿上它们,你就会变成魔肤所象 的那个人。「
 
               (1-3)
 
  在此刻,我怀疑地望着妈妈,想要说出这是一个骗局,但妈妈脸上认真的表 情阻止了我,这表情向我表明妈妈没在开玩笑。我只皱皱眉头,不知道该说些什 么。
 
  「我一开始也不相信,直到我试穿之后我才完全相信,」妈妈微笑道,脸上 的兴奋之情也有所消退。「真难以相信我居然为我们两搞到两件魔肤。」 
  我仍不知道该怎样办,只有我的目光骏巡在妈妈和魔肤之上。「但……」, 我迟疑问道,「难道你想穿这件象你自己的魔肤?」这问题实在有些愚蠢。 
  妈妈诧异地盯了我一会儿,然后放声笑起来。这问题就正象我想问她是不是 跟我开玩笑的疑问一样,她解释说:「这个想法真好玩。」妈妈俏皮地笑着继续 说,「我买它们是因为它们能让我们彼此交换角色相互取乐。」
 
  「交换角色?」我惊奇地重复道。
 
  「说得对,」妈妈又兴奋起来,「在你变成我时,我也可以当一会儿你。」 
  说到这儿,她的两眼放光,「这将使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想想看,这多有 意思。」
 
  「嗯……也许吧,」我慢慢吞吞答道,有些担心妈妈是不是还正常。我了解 妈妈有随时能产生幽默的怪异神经,但这次好象有些不同寻常。
 
  *** 眼睛扑闪了几下,叹口气说道:「看来我得证明它了。」妈妈抓起象我 的那件魔肤,站起来向浴室走去,并向我说:「等我一分钟……」。
 
               (1-4)
 
  正如妈妈所说,一分钟之后,浴室的门打开了。当有人从浴室里走出来时, 我差点昏过去,因为那个人正是……我自己。他就是我本人,身穿*** 浴衣。 
  我双目圆睁,尤其是在他停在起居室转动身体让我仔细观察时。
 
  「现在,」他笑着问道,「你是如何想?」他的声音语调都同我完全一样。 
  「妈妈?」我屏住呼吸凑近过去仔细观察她。扣除我穿的网球鞋和她的赤脚, 她和我一样高。
 
  她点点头矜持地笑着。这是她戴着我的面具,但仍闪烁着妈妈顽皮、狡诈的 眼神。「够酷,对吗?」
 
  我所能做的仅是微微点点头并咽了口口水。我脸红着用手势示意我的想法。 
  「它……完全和我一样吗?你知道……同真的一样吗?」
 
  *** 脸腾的一下红了,羞怯地点点头。「是的,」她似笑非笑地瞅了我一会 儿,说,「说起来我不该这样做……」,她更象是在对她自己而不是对我说, 「但这与你以往看到的有所不同……」。
 
  边说,妈妈边把浴衣的前襟打开,让我看她的……我的整个身体。我呼吸急 迫地看着,除了有些好奇外,还有点害羞。她明确无误地拥有我的生殖器官,与 我的完全一样。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都与我的完全一致……包括我身体下部我自 己抓挠的伤痕。
 
  「真难以置信,」我摇摇我惊诧的脑袋嘟噜着。
 
  「什么?」妈妈笑着回应。
 
  「是什么……」我吞吞吐吐说,我仍惊呆于有一个我的双胞胎兄弟站在我的 眼前。「是什么感觉?我是说,穿上它还有感觉吗?」
 
  妈妈还在兴奋地微笑着,笑意里隐含得意之情。妈妈说:「感觉很真实,这 就象是我自己的身体。」她伸手向下抚摩,当摸到她的胯部还有些害羞,「包括 这个。」
 
  我深深吸口气说:「哦!」
 
  一丝顽皮的眼神从*** 眼光里闪过,妈妈笑着拿起另一件魔肤递到我的手上,
 无须置疑地对我说:「现在该你变身了。」
 
               (1-5)
 
  我难以相信地盯了妈妈一会儿说:「你不是开玩笑吧……」
 
  妈妈非常开心地摇摇头。看见自己的脸就在自己的眼前,这种感觉十分怪诞, 特别是*** 这种表情更是又再平添几分诡异。我紧张而好奇地瞧着我手上柔软的
 魔肤。虽说整个事件仍很怪异,但我的承认好奇心俘获了我,我想知道穿上魔肤 是什么样的感觉。它真的能使我变得象妈妈吗?这难以置信,但我妈妈站在我边 上………
 
  「那,这魔肤该怎样穿?」我找到魔肤的开口举起魔肤问道。在脖子的位置 有一道开口,另外从喉部到下腹部还有道开口,这两道开口组成一个T形。 
  「你只需要脱下你的衣服,」妈妈解释说,「把它象衣服一样穿起就行了。 
  你不用担心它的尺寸。「妈妈笑着把魔肤的开口拉开到腹部,接着说,」一 旦你穿好,你只需将开口两边合在一起封上就行。「
 
  我此时一点主意也没有,但我的好奇心更强了。一想到穿上魔肤后的样子我 就开始兴奋起来。我对穿魔肤已不再犹豫。为什么不穿呢?
 
               (1-6)
 
  我刚向浴室走一步,妈妈就喊住我说:「你可以到我这儿来换。你身上的所 有地方我都早已看过,不用再害羞。」
 
  从*** 脸上可以看出她是十分乐意看着我穿上魔肤。我迟疑了片刻,然后叹 口气开始脱衣服。在象我一样样子的妈妈面前脱衣服,是有点窘迫,但还算不上 神秘。我没让窘迫阻止住我,只是在脱光衣服后用手盖住我的隐私处,这个笨拙 的举动更使妈妈开心。
 
  我回过目光,紧张地把腿从魔肤的开口处伸进去,惊奇地感觉到魔肤的光滑 和弹性。我的双腿很容易地伸进魔肤的腿里,之后向上拉,惊异地感觉在魔肤之 下十分舒服。我一边往上拉,一边把手伸进去,最后只剩下头露在外面。 
  「我觉得有些……」,我轻轻说道,「怪异。」
 
  把两只手穿好后,我就觉得手臂和腿上出现一阵阵轻微的麻痒,接着两腿和 手臂逐渐转变得十分阴柔。我自己的双手插在魔肤里面,奇怪的是从外面看来它 并不再象男人手那样大。再往下看,看见*** 大腿和阴部,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
 
  晃晃脑袋我又嘟囔了句:「这是怎么回事!」
 
  呆看了会儿,我注意到我的下腹部,那里是开口的端点。用手抚平狭缝,开 口处就开始融合,随着我手指的移动,从腹部一直融合到喉部。这就象是把拉练 拉上一样,但没有看不出来这里原来曾有过一到裂缝。这里有的仅是光滑柔顺的 肌肤。
 
  最后剩下的头套也很容易地套上。象先前融合身前的那条开缝样,我慢慢把 脖子上的开缝也融合上。一阵温柔的麻痒传过整个面部和头顶,然后一秒内又传 遍身体的其它部位。
 
  突然我的身体出现一阵完全陌生的感觉,我不敢确定。好象突然间失去了批 很平衡感,但不仅仅是如此。我没有穿着衣服或紧身衣的感觉,而是觉得整个身 体发生了改变。
 
  「太神奇了!」我自言自语说道,但立刻被从我嘴里发出的*** 声音吓住。 
               (1-7)
 
  沿着手臂从指端向上抚摩,一直摸到胸前高耸的乳房。我再一次被震惊,我 能感觉到我手指在我肌肤上的滑动,就象在我自己的皮肤上滑动一样,只是更柔 软、更光滑。胸前乳房的坠重感也不象是从衣服上的东西传过来,而就是身体的 一部分。我甚至能感觉到我手指滑过乳头的那种敏感的感觉。
 
  不是在做梦吧,为了证实我不是在做梦,我用舌头在嘴里探索,感觉到我的 牙比平时略为小巧些。我脊梁一阵发凉,因为没有什么伪装能把牙齿改变。但现 实就是如此。这个魔肤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它似乎已深入到皮肤的下面。 
  在花了好几分钟来弄明白这发生了什么改变之后,我终于抬起头来看妈妈, 妈妈笑着看着我。
 
  「这真是太神奇了!」我告诉妈妈说,紧张地笑笑,同时手在身体上漫无目 的的上下乱摸。可以肯定,这感觉决不象是穿了件紧身衣的感觉。
 
  「而且很酷喔。」妈妈拍拍她自己的身体说。说着妈妈走近来仔细打量我, 脸上一副惊愕的表情。「真不敢相信我能如此观察我自己……」。
 
  我完全理解*** 感觉,我点点头笑了笑。立刻注意到*** 眼睛比我的稍高一
 点,也就是说妈妈现在比我高一寸左右,就象原来我比她高一寸一样。
 
  我们静静地站了会儿,感觉都有些奇怪。坦白说,我对此还有些兴奋。这比 我所能想象的任何事都要刺激。我浑身的感官都很陌生,我不是我自己。我不敢 相信妈妈看起来真的就象我,而我看起来就象是妈妈。
 
  「我得检查一下。」我浅笑着看着我的身体,呼吸短促地说,然后急急忙忙 向浴室走去。随着步态,我的乳房在胸前一步一跳。
 
               (1-8)
 
  一走进浴室,站在镜前,我不由得呼吸加快。镜中呈现的完全就是*** 脸, 任何人都挑不出有什么地方与妈妈不同,也没有人能指出这张面具下另有其人。 
  即使我张大嘴巴,也从口腔中不能发现是穿着魔肤。这魔肤不知怎么就吸收 了我的身体……再把它替换。
 
  「操!……」,我不眨眼地盯住镜中的*** 脸,呼吸急促,镜中的那张脸也 照样呼吸急促。我忍不住在上抚摩,感觉每一处新的外观。
 
  我心里充满敬畏之情,眼光一刻也不能从我镜中的图象移开。
 
  猛然我听见妈妈在我身后喊我一声「喂」,我转身看见妈妈笑着来到我面前。 
  「我猜你一定想穿件衣服。」
 
  一想到我正全身赤裸地站在*** 眼前,我就满脸通红地急忙接过妈妈递过来 的浴衣穿上。但我是以*** 外表站在她的眼前。我想大声笑起来,却强忍住笑意,
 只偷偷笑了一下。
 
  摇摇头,长发在我肩头拂动,痒痒的,引我发笑。再低头看看我的双手,那 是一双指甲经过精心修理的女人的手——我*** 手。我试着弯弯手指,再隔着浴
 衣探索浴衣下我躯体的新的优美曲线。
 
  我笑着再朝镜中瞄了眼,走出门,把浴室留给了妈妈。这一切好象是充满了 虚幻,但我决不怀疑这又是真实的。总之,这世界上还有什么有比这更刺激的。 
  我停下来瞧着我的身体,突然有个问题涌上心头。我伸手到脖子上去摸那条 裂缝,就是刚不久前融合上的那条缝。可摸了半天就是找不到,那条缝我是亲眼 看着它融合上的,没有留一丝痕迹。
 
  我回去找到妈妈,紧张地问:「嗯……我们怎样把它脱下来?」
 
  妈妈欢笑着说:「我们脱不下来了。」
 
  「什么?!」我吼着问道。
 
               (1-9)
 
  「开个玩笑,」妈妈又笑起来。
 
  说着妈妈从原来装魔肤的盒子掏出一个金属罐头。罐头有5寸高,通体呈金 色,顶端有一个黑色的喷嘴。妈妈把罐头那来给我看,然后对准她的脖子喷了出 一股薄雾。一秒后,一条裂缝出现在她的脖子上,并逐渐从她胸脯向下裂开。 
  「这样就行了,」妈妈在魔肤下用她自己的声音同我说。
 
  不一会儿,妈妈又把魔肤封好,不知为什么就不再穿上什么衣服。她又变成 了我的卵生……或者是我真实样子的双胞胎。
 
  「你只需用这个东西对准魔肤喷,」妈妈向我解释,「裂缝就会再出现,」 
  从盒子又掏出一个同样的喷雾器,接着说,「我买魔肤和喷雾器时,我的朋 友告诉我说这些东西可以用一辈子,所以你不用担心会把它们用完。」
 
  「太棒了,」我微笑着回应道。知道这魔肤可以这样简单地脱下来,我心情 立刻轻松起来。
 
  「噢,还有,」妈妈努力想了想说,「她还告诉我说一次最多只能穿一件魔 肤。」
 
  「知道了,」我想都没想随口应道。是啊,有谁会穿象自己的魔肤呢? 
  站了会儿,我自己又笑了起来,总之,我外表象妈妈,而且身上除了件浴衣 外什么也没穿。
 
  这时我听见「砰」的一声,扭头只见妈妈象我平时经常的那样倒在沙发上, 还象个小伙子一样两腿分开地坐着。「那,妈妈,」妈妈眨着眼说,「我们今晚 该干些什么?」
 
  我吃吃的笑着看着妈妈说:「嘻……我不知道……儿子。」我坐在*** 身旁,
 我们一起狂笑起来。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我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间或相互拿我们这奇异的身 份颠倒来开玩笑。虽说在这种情形下有许多东西会有所烦心,但我们仍沉沁在角 色交换的兴奋之中。对我来说,细心体会这换来的身体带来的感觉,感受我的新 乳房的下坠感,倾听从我嘴里发出的*** 声音,这些就足以让我乖乖呆在沙发上。
 
  我从未设想过象这样与妈妈坐在一起看电视。
 
  在真的妈妈起身上过厕所后,我也到浴室去想放松一下。一开始我并没有想 穿着魔肤上厕所,只是在我走进浴室关上门之后我才想起我没有把喷雾器带进来。 
  我犹豫了一下才决定穿着魔肤上厕所。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于2020-11-29更新.